investigationss

再见。




A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少年,在对这个世界还没有完全认知的时候,因为长得漂亮,他得到了半张面具。
那张面具就如同量身定做,不多不少遮住他的眼睛,只露出温润的嘴巴和挺翘的鼻尖,每当他微笑,嘴角都会勾起不同的弧度,微笑,大笑,或者害羞一笑,每种笑容都足以让人惊艳喟叹。

N是另一个平凡的少年,在和伙伴的打闹中赢得了半张面具,将将遮住嘴巴,露出一双灵动的眼睛,看谁都深情。

那天N和A在人群中相遇了,他们互相认出了对方的面具,正是自己所缺少的另一半。
他们两个戴上面具面面相觑的时候,渐渐有人驻足观看,窃窃私语。
她们说,你看他的笑容,只为他一个人绽放,你看他的眼睛,只对他一个人深情,你看他们的面具,合起来就是正正好好的一对,天造地设。
驻足的人越来越多,多到两个少年都不明所以,他们听到她们的谈论,说他们天生就该是一对,否则怎么会在茫茫人海中正好遇见自己专属的那半面具?
他们发现自己戴上面具就会得到大家的簇拥,所以他忘记了看到别人也可以笑,他忘记了自己眼里也能容得下别人,他们就这样成了戴着面具的傀儡,受着心理的操纵,在她们搭建的舞台上表演,忘记了面具还可以摘下。

这一天A和一个女孩撞了个满怀,面具一下子掉到地上摔开了口子,他突然惊觉原来自己也可以看到别人,也可以为别人而笑,他醒了。
可是台下的观众们还沉浸在梦里,他舍不下,就把面具粘起来,重新戴上,继续卖力地表演,可是那天女孩的脸却在他脑袋里挥之不去了。

终于那天,他狠狠心摘下了面具,没理会台下人的惊诧,也没理会身边人的挽留,扔下面具离开了。

N也摘下面具,把两个人的部分第一次拼接在一起。

台下一阵唏嘘,因为两半面具原来并不是完全贴合,原来从他们相遇的第一天,两半面具之间就有一道缝隙,然后越来越大,到现在已经成了残次品。

梦醒了,她们用幻想填补起来的缝隙在这一刻无限放大,像个黑洞一样把所有人的快乐都吞噬了。
他笑了,面具后面掩盖的笑容原来是这样的,带着一点疲惫和忧伤。
后来她们一哄而散,扔下摘了面具的人,各自离开了,有的人选择把这段记忆珍藏,有的人选择把它痛痛快快地斩掉,有人刚刚慕名而来,有人将将失望而归。


但少年依旧是那两个少年,他们从来没变。





评论(3)

热度(17)

  1. lilylineinvestigationss 转载了此文字
    少年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