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estigationss

粽子生賀-《咫尺》之二

被貓叼著的魚餅乾:

寫到中間段時突然腦筋卡死了


怎麼也想不出該怎麼銜接早就設想好的結局和番外


所以卡了兩天


簡直跟便祕沒兩樣( º﹃º )




連結:粽子生賀-《咫尺》之一




---便祕般的分隔線---




  「Ngern,你就老實招了吧!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嘿嘿嘿,他現在可是唯一知道這祕密的人,怎麼可能不捉弄他呢?


  White痞里痞氣的模樣像極了調戲女孩的流氓,可Ngern哪有心情去在意這些?他的祕密居然被發現了啊!「我、我沒有!」就算是竹馬,他也不想透露,畢竟癩蝦蟆想吃天鵝肉是件可笑的事。


  把他的慌張看在眼裡,White狡黠的說:「哎呀!你就別說謊了!我已經看出來你喜歡誰了好不好!雖然要成功實在太困難,可也不是完全沒辦法……」畢竟眼前這個人怎麼看都比不過校草啊!所以親衛隊女孩要看上Ngern這件事簡直太有難度了!完全挑戰不可能任務!可他是誰?他可是White啊!怎麼可能會有他辦不到的事?


  雖然驚訝於White居然連對方是誰都看出來了,可Ngern對他說的「辦法」更感興趣!畢竟打高中起就是個遼妹高手,這次就算把對象換成男的,應該也沒問題吧?


  「你、你有辦法?」


  拉著Ngern的手臂在自己面前轉了一圈,White從頭到腳仔仔細細的看了個清楚後心裡便有個底了,「你得好好改造才行,看你這副俗人的樣子,別說是那個人了,就算是阿貓阿狗都懶得裡你。」


  「改造?!」


  「對!相信本少爺!」White驕傲的拍拍胸膛,十足的自信。


  想想他是誰?他可是這一帶的社交扛霸子!認識的人就算繞著A大排兩圈都還嫌不夠排!從裡頭挑幾個品味好又有技術的哪是什麼難事。


  White的信心也打動了Ngern,或許他真能離August更近一些呢?「好,聽你的。」第一次在這段單戀中看見一絲希望,Ngern一口答應了安排,眼裡盡是期待的光芒。


  


  「好了!大功告成!」Pineare雙手叉腰,滿意的看著眼前煥然一新的人,感嘆自己的手藝簡直登峰造極!


  想昨天White把這個書呆子領進門時,她還想他身邊怎麼會有這一號人物呢!可這書呆子在自己又是剪了頭髮又是換上隱形眼鏡後突然就變成另一個人了!只能說以前真是暴殄天物啊!明明有那麼好的外表,怎麼就搞成那樣呢?


  「啊!終於啊!累死我了!」White整個人癱軟在髮廊沙發椅上累得直喘氣,要不是今天暫停營業,他這副累得跟狗似的樣子要是被傳出去,肯定被那群損友笑死!


  可這有什麼辦法?為了讓這臭小子能帥帥的參加下周一的校慶舞會,他可是把自己衣櫥裡適合的西裝都搬過來了啊!這搬來了還不打緊,重點是他得幫這傻小子穿上啊!要不交給一個只知道T恤和牛仔褲的傻子,他怎麼可能知道什麼叫穿搭、什麼叫打領帶吶!


  看著鏡中的自己,Ngern感覺不可思議,簡直就像灰姑娘的魔法一樣!原本呆愣的蘑菇投變成了帥氣有型的短髮,像極了電視裡那些年輕好看的男藝人髮型。雜亂的眉毛被仔細修整過了,厚重的眼鏡也被摘掉,換成自己沒嘗試過的隱形眼鏡,濃眉大眼的模樣看起來英氣十足。


  最後再看看自己身上這套黑色西裝和黑皮鞋,Ngern滿意極了。都說男人一定要有一套西裝,這句話說得還真是一點都沒錯!這套意外合身的西裝穿在他身上瞬間給他提升了好幾個檔次,就連站姿也不自覺地變挺了!


  Ngern真心覺得這個結果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像,別說更靠近August了,並肩而行也是有可能的!


  「謝謝你們。」要不是有這兩個人,他還真沒有今天呢!


  


  校慶舞會是在禮拜一的晚上,為了讓每個學生都能盛裝出席這重要的活動,校方貼心地取消了白天的課程。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改造後的第一次現身就是在舞會現場,Ngern緊張極了,就怕自己會出什麼差錯而搞砸一切。


  打開活動中心的大門,Ngern感覺自己進到了另一個世界。漂亮的燈光閃爍著,入耳的是輕快的音樂和玻璃杯互相敲擊的聲音,平時穿著白色制服的同學們各個穿了好看的禮服和西裝,整個畫面嚴然就像電影裡的鏡頭。


  可Ngern並沒有把注意力放在這上面太久,那些人投射過來的眼神讓他全身不自在,即便在心裏一次次的反覆Pineare給自己的提醒,冷靜、自信、勇氣,可仍然有一種想落荒而逃的欲望。他從來沒有集那麼多眼光在自己身上過。


  「我的老天!他是誰啊?」


  「啊!好帥啊!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


  「應該不是吧!如果是早就傳開啦!」


  「真的好好看!完全是我的菜耶!」


  Ngern走過的地方都引起了大量的注目以及驚嘆,而這些話也傳入他的耳裡,逐漸地增加了他的自信心。


  他很快在會場的中間發現那被一群女孩簇擁的August,無論他有沒有心去搜尋,August的身影總會自動竄入他的視線範圍內,況且目標今天穿了一身顯眼又帥氣的白色西裝,很有王子風範。


  挺胸、腰打直、充滿自信的步伐,按照White昨晚給自己的特訓,他堅定著眼神朝著自己唯一的方向走去。


  眼看著差幾步就能和正好與他對眼的August攀談上,主持人刻意拔高的嗓門中斷了這一切。指揮場控下了開場舞的音樂,所有人放下手中的杯子自發的排成了兩個大圓,小圓在內大圓在外,兩兩互對跟隨著音樂的節奏前後踏步和搖擺身體,一個八拍後外圈則向右移步更換舞伴。


  勾搭的計畫被打亂說不覺得可惜是騙人的,可他卻也悄悄的鬆了一口氣,因為他還沒想好該怎麼和對方開口說話才好。


  幾個八拍過去了,身為內圈的人他完全不用移動,目視著前方和自己搭舞的同學一個換過一個,他感覺有些無趣,只能低頭看著自己的黑色皮鞋前後移動著,至少這樣不用面對那一雙雙像看動物一樣的好奇眼神或者一些他討厭的目光。為什麼討厭?因為他們就是用這個目光看著August的。


  突然一雙白色皮鞋進到自己的視線當中,它與黑色一前一後默契的交叉著舞步,像是練習了無數次一般,即便自己掉了拍子它也能完美的配合。


  Ngern驚訝地抬頭看向它的主人,他完全沒想到自己只是站在原地,那個比天還遠的人就這麼悄悄靠近自己了。


  他忘了怎麼開口說話,也忘了舞步是怎麼跳的,忘了全世界就是沒忘好好地看著眼前的人。他嘴巴微開,一副呆愣愣的樣子,他知道要是被White看到了肯定要被罵,可他哪有什麼辦法?喜歡的人這麼溫溫和和的笑著看他,他感覺心臟都快要停止了。


  「嗨?」


  音樂還在放,舞也還在跳,可在這最後的一個八拍結束前,一個愣的和一個笑的都沒有再多跳一步,就這麼四目相交直至音樂結束。

评论

热度(36)

  1. 运动艰儿被貓叼著的魚餅乾 转载了此文字
    爆甜
  2. investigationss被貓叼著的魚餅乾 转载了此文字
  3. lilyline″根″本就是愛″八月″ 转载了此文字
  4. ″根″本就是愛″八月″被貓叼著的魚餅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