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estigationss

有人需要男朋友吗?两块钱一斤,不能再低了

不要,你继续收着吧

栗子的兔子:





我叫ngern,我最近忽然发觉,我男朋友的脑子怕是坏掉了


就说说平时吧,他总是闲着没事在我旁边略微大声地叫我,我问他有什么事他说没事,然后就在那哈哈大笑


“ngern!”


“有事?”


“没事啊”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概就跟上面的对话差不多,你们说,我男朋友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再说说做饭吧,有天他突然跟我说他来做饭,我当时心就咯噔一下子,但我也不能损他的面子不是,我善良地把厨房让开等待某人的成果


直到某人端着一盘碳出来......


“不吃你就是不爱我!”


于是我硬着头皮吃了两块,他问我好不好吃,我哪敢说不好吃啊,我拿出神一般的演技硬是把一块碳吃过了猪颈肉一般的美味


“好吃!肉质特别好!外焦里嫩!”


然后他又不开心了


“你骗我!明明我做的是炸蘑菇!”


“......”


这就很尴尬了不是......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真的!我用我人格发誓!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很安静的,也是偶然的机会我跟他分到了一个组,导演还让我们演一对吵架的情侣......


你们知道他抱起来什么手感吗?不知道吧?我知道,略略略,嫉妒死你们


那个时候他抱着胳膊坐在一边嘟着嘴赌气的样子我现在都记得,特别可爱


演戏嘛,我就得试着让自己进入角色呗,因为本来就觉得他挺好玩的,所以也很快适应了此刻的角色,于是我就一把把他拉过来顺势抱到怀里


“虽然你生气的样子是挺可爱,但你还是不生气的时候更可爱”


后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说他当时就被我的这句话撩了


哥机智吗?



但不得不说,在一起之后他完全没有了以前的安静,大半夜把我摇醒哭兮兮地说我过分,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他梦见我把他的零食吃了


还动不动就撩我,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还有更过分的,他最近越来越放肆了,以前恨不得天天穿长袖,现在呢,动不动就露肌肉,我在旁边的时候还敢脱衣服了?!你们说他是不是过分?


这种男朋友有人要吗?


一二三,没人要啊


那我继续收着了啊

大别胜……😂

ofelialee:

恋爱世纪❤️
小别胜新婚
大别胜GV?

好久没铜矿了
也好久没脑洞了
标签也不会打了

打破队形😐

DMM:

暴風旋轉大霹靂哭泣,我的表情跟所有跟根哥一樣的人一樣

安阳:

暴风旋转哭泣,我的表情和根根的一样

Miss_Pumpkin:

暴风哭泣

TiAn缇安:

有吮吸反射的宝宝和睡觉喜欢吃手的大宝宝😌摸鱼一旦开始就轻易停不下来了 ​​​

啊!姐姐生日快乐!根八这个头像简直完美!

栗子的兔子:

送给我晴的生贺图!本来应该挺到十二点的,但我估计挺不到,就现在发了吧,提前祝@泪似废晴 森日快乐!!晴晴第一次生日手机还不能艾特人呢,时间好快啊,跟晴晴认识居然快一年了~希望我晴的宝贝永远可爱!我晴永远美丽!么么哒~

粽子生賀-《咫尺》番外篇-《見證》、《非單向》

喜欢啊阿饼!!

被貓叼著的魚餅乾:

丟上兩篇番外!


我們粽當初點了雙向暗戀的賀文


我以這種方式帶出了


希望你會喜歡!


然後我也希望藉由第二篇


能夠讓大家更理解正文中的一些情感描述和劇情鋪陳


看完它之後,發現我鋪陳了什麼嗎(*´艸`*)




---我是分隔線---




《見證》



三年後。


  White看著眼前這對互相餵食的狗男男,感覺好好的一頓飯都沒法吃了。「所以說我們為什麼要來受虐啊?」用手肘頂頂右邊的Pineare,無奈地拿刀叉戳戳盤裡的肉丸子。


  「Augu媽說了讓我們來當見證人。」歡歡喜喜地拍了幾張素材,Pineare感覺今天的同人文又有主題了,「而且我挺高興的。」


  「高興個屁!我都被虐三年了!憑什麼當年的蘑菇頭現在過的滋潤滋潤的,都論及婚嫁了!而本大爺還是個單身汪?」


  「誰讓你當初不搞清楚到底攻略對象是男是女?」


  一句話堵的White說不出話來。可他怎麼會知道天天被女孩包圍的August居然是個彎的!和自己青梅竹馬的Ngern居然也是個彎的!


  「誰知道他女的不看看什麼男的啊!」White低聲怒吼,既想表達內心委曲又怕被August聽到,他也是為難。


  吞下了Ngern餵的肉丸子,August若有似無的說了一句:「說的好像你沒有偷看隔壁校的Captain一樣。」


  「White你喜歡男的?!」被這麼一句話嚇得下巴都快掉了,Ngern和Pineare兩人只能看著當事人目瞪口呆。


  他們一直都以為流連花叢的White喜歡的是女人啊!這個消息……太勁爆,他們需要靜靜。


  「哇!誰喜歡男人了!誰喜歡他了!那光禿禿的小平頭哪裡很可愛了!那胖嘟嘟的腿兒哪裡很誘人了!我才不喜歡他!」


  眾人表示沉默是金。


   另一邊拍下他們鬥嘴全程的Ngern爸表示對這一切很滿意,「看來孩子們都處得很好啊!」


  「對啊對啊,我覺得以後我們兩家人肯定能成為好親家。」August媽也是笑得合不攏嘴。都說丈母娘看兒婿越看越有趣,看來這話一點都沒錯!自家兒子給自己多添了個長得好看、身材也頂棒的兒婿,她簡直不能更滿意了!這要是一家子出門該有多風光吶!


  「什麼兩家人啊?等這婚禮辦完了,你們就是一家人了!」看著自己好友的開心樣,說她不羨慕那是騙人的,就不知道自己家那浪子什麼時候能給自己帶個兒媳婦回來呢?White媽感受著現場氣氛突然感慨。


  「對對對!一家親!」笑著乾了一杯酒,雙方家長正式同意了這門親事。











《非單向》


  我喜歡你。


  餘光偷偷的掃過觀眾席,雖然你藏身在人群之中,可我依然找到你了,和過去的每一次一樣。


  我怕這份愛太唐突,所以只好將你的模樣刻進腦海,然後閉上雙眼繼續唱這首每次都讓我心痛的歌。



  還要多遠 我才能與你近在咫尺 請告訴我


  還要多遠 你才能愛我


  有何方法才能讓你關注我 請告訴我


  請告訴我知道 最終依舊有意義



  我得獎了,每個人都在為我歡呼和鼓掌,我笑著望向你的方向,想和你一起分享這份喜悅,可卻看見你和White離去的背影。


  我好羨慕他。





  放學後我支開了所有人,總算在圖書館閉館前十分鐘進到裡面。二樓的第九道右邊書櫃,抽出我一個多禮拜前借的小說,緊張地翻到最後一頁。


  果然,你的名字又寫在我下面了。


  我不懂你的意思,也不敢有太樂觀的猜測,可是我控制了自己的腦袋卻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臟。它感覺暖暖的,不自覺地亂跳。


  等情緒緩和之後我打算把書放回架上,可從內頁裡掉出的紙張卻吸引了我的目光。你畫得很傳神,所以我馬上就認出了那是我的背影,畫面的角度可以看出你是由上而下的看著我,後面的景象有點眼熟,像是圖書館外那些未開花的阿勃勒。


  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一閃而過,我瘋狂的沿著玻璃窗快速地走著,一邊比對著畫紙上和窗外的景色,最後我在柱子後的那張單人桌椅旁看見了一樣的景象,原來你就是坐在這裡把我畫進這張白紙上的。


  我坐上那張椅子,摩娑著紙上的自己和這張老舊的有點掉漆的木桌,突然感覺離你好近。


  我是不是可以大膽地以為你也同樣喜歡我?



  


  舞會上我沒看見你,我應該第一時間發現你的,可今天雷達卻失靈了,或許你不會來吧。


  正當我這麼想時我聽見很多的人驚嘆聲,我好奇地順著他們的視線看過去,居然是你!


  你身穿一套黑色的合身西裝,頭髮也剪了,甚至拿掉了那副大鏡框,整個人看起來自信許多,原本只有我發現的光芒一下子被你綻放了,我不由得心慌,怕自己一直攬著的那些目光會開始注視著你,發現你是塊未經雕琢的鑽,這樣我過去的努力都白費了。


  不是我享受那些擁戴和愛慕的眼光,而是我想吸引了他們的目光,不讓他們發現你的好。同時也想吸引你的,讓你只看著我一個,就像只有我一個人發現你的好一樣。


  開場舞開始了,一開始我和你都在雙圓的內圈,可我控制不住自己想靠近你的渴望,硬是和同學交換了位置。大概是老天爺給的禮物,最後一個八拍我正好和你對上了。


  看著你驚訝的表情,我忽然有點想哭,可我忍住了,強迫自己笑著和你打了招呼。


  我等了你好久,你為什麼還沒愛上我?



  


  今天你終於主動靠近我了,看你一會懊惱一會緊張的模樣,我有個強烈的預感,雖然害怕這個期望會落空,但我還是願意為自己賭了。


  你說有話要說,所以我支開了所有人,甚至悄悄地和自己的同桌說了一句自己事後都覺得有些羞恥的話,可看你緊張的說不出話來時,我卻覺得滿足,或許我真的等到了這一刻。你是要告白,對吧?


  最後你還是沒能說出口,可滿天的氣球卻代替了所有,「我們在一起吧」幾個字差點逼出了我的眼淚,但是我控制住了,多好的日子,不該哭。


  我終於明白了你的心意,但你卻不明白我的。


  狠狠的親了一口那張我一直想親近、想擁有的臉龐,我說「好」,我答應你了啊!傻子。


  


  闔上看起來有些泛黃的日記本,Ngern眼眶紅了。原來這就是自己每次問了,August卻永遠笑著不回答自己的答案。


  Augu,你為什麼當初會答應我的告白?


  我才不告訴你!這是秘密。


  Ngern現在明白了,他那個傲嬌的老婆怎麼可能承認他也暗戀他呢?


  把日記本放回書櫃的最底層,然後拿著水桶和抹布高興的下樓,邊踩著階梯還一邊喊著:「親愛的老婆!午餐好了嗎?我打掃的好餓啊!」


  雖然年終打掃挺累人的,可是一想到馬上可以吃到August煮的飯,什麼勞累似乎也都不值得一提了。


  「少肉麻了!快下來吃飯!」喊完這兩聲,一抹淺淺的微笑爬上了August的嘴角。


  簡單的生活,最愛的伴侶,平凡的幸福。如果可以,請一直這麼繼續下去吧。



  不需要多遠,你和我本就近在咫尺。


  謝謝你用行動告訴我,我的等待終究有了意義。

粽子生賀-《咫尺》之三

劳模饼!辛苦了!根八亲卫队在此😂

被貓叼著的魚餅乾:

故事終於寫完了啊!


不過短時間內會再補個番外上來


把一些該交代了交代了


把一些時事也寫上來(*´艸`*)


總之就是這樣!


哀,憋了幾天的之三終於阿( º﹃º )


對了,內文透漏了一些小細節


仔細看的話就能把很多事給兜起來啦~




---我是分隔線---




  昨晚和White跟Pineare報告了結果後,White差點沒一掌拍死他!因為他竟然傻愣愣地錯過了和對方攀談的機會,從頭到尾只回覆了他的打招呼而已!要不是因為承諾了今天一定坦白自己的心思,恐怕不是被狠狠罰了一百個交互蹲跳那麼簡單了。


  可為什麼要逼著他告白呢?據White的說法是:那慫人要是拖得越久就越是慫!不如趁著現在建立了信心,趕緊將對方攻下!


  按照White給他弄到的課表,他一到放學時見就立刻直奔體院外等著那個佔據自己心思的人。巡視著每個從學院裡走出來的同學,他緊張的摳著手指甲,因為告白這事他從來沒做過,就算White和Pineare都說了會秘密幫助他,可他在不知道的情況下感覺很不安啊!


  不知道他們會在什麼時候以什麼方式支援他,所以他也就不管了,以自己的方式和節奏進行這生平第一次的告白行動。


  樓梯口突然出現吵鬧聲,直覺那就是親衛隊的聲音。緊盯著那處,不過短短幾秒時間,果然出現了意料中的人群。


  深吸兩口氣,告訴自己不該緊張可卻又緊張得要死的Ngern才小步向前。


  越是靠近人群他就收到越多的驚艷眼神,經歷了一整天被這些眼神洗禮的他已經逐漸習慣了。最後他定步在August面前,看著對方疑惑的表情緊張的說:「我……我有話想單獨跟你說。」


  看著兩位大帥哥站在一起,親衛隊們自覺地閉上嘴巴欣賞這難得的養眼畫面。


  August思索了一會,立即了然的笑笑,點頭答應,也順手請大家先回家,讓他們有單獨的空間。


  嘆息聲此起彼落,除了感覺可惜之外她們也沒說什麼,畢竟她們是打著乖巧的旗號追隨王子的,王子的話必須服從!


  另一邊,躲在矮叢中負責監視的Pineare正透過手機和White報告進度:「不賴啊!還懂得欲擒賊先擒王啊!讓August開口把人支開這點我給滿分!……對對對,現在剩下August、Ngern和目標人了!待會你就……」正要開始下達指令,Pineare忽然被從籃球場方向飛過來的籃球砸的正著!「唉唷!誰啊!」揉揉疼痛的腦門,她怒視著籃球場,可卻沒有人敢跑出來撿球。


  算了。Pineare搖搖頭不打算再計較。恢復原本的姿勢,她繼續說:「待會你就……」可沒一會她就發現不對勁了,她的手機呢?去哪了?!慌慌張張地撥開草叢,好在沒有飛遠,大概是剛才被自己扔出去的。


  試了試打開手機螢幕,可卻一點反應也沒有。完了,手機報銷了!這下她還怎麼報告進度啊!懊惱地看著遠處的Ngern,Pineare感覺自己頭痛欲裂。


  White瞪著突然斷訊的通話訊息,他很快回撥,可卻頻頻失敗。他所在的位置離Ngern有點距離,根本看不到他們的狀況,所以才事先安排了Pineare的監視,可現在監視器壞了,他等於只能按照感覺來走了,希望他們兄弟倆的默契足夠好。



  人群漸散,August最後和馬尾妹說了幾句後她就離開了,剩下他們站在原地。


  有趣的看著Ngern,August開口問:「你想說什麼?」


  Ngern緊張地縮著肩膀,什麼帥氣的外表都成了虛無,因為站在這個閃耀著光芒的人面前,他覺得自己是那麼卑微,就像潮濕的角落裡的小蘑菇,沒有人會去注意,只能仰賴微微的幾縷光線生長著。


  突然之間暴露在太陽面前,他有種快要被烤焦的感覺。離光源越近,背面的陰影就越大。


  「我……」


  「我聽著呢。」


  進入通訊群組後開啟語音系統,White擔起了隊長任務開始下達命令:「各位兄弟注意,目標物已靠近,待我命令,十秒後攻擊!」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發射!」放開了手讓武器升空,White只能祈禱這次的突襲能夠生效。


  「我……」


  Ngern還什麼都說不出來,就在他考慮放棄的同時,周遭此起彼落的驚呼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順著大家的視線方向往上看,竟是一大片的氣球海!它們不斷地從各個學院的走廊裡冒出來直飛天際,其中幾顆特別大的粉色上寫著各種告白情話,搭上小顆的粉藍和粉紫看起來特別夢幻。


  這……難道是White和Pineare?!他立即反應過來,原來他們說的支援就是這個!真的很美阿……


  「好啊。」


  聽見August的聲音,Ngern這才回過神來,他都忘了他正在告白了。不過……他說的「好啊」是什麼意思?看著August笑笑地望著那些逐漸飄散的氣球,Ngern不解。


  看著眼前呆愣的臉,August無奈的笑了。他怎麼就攤上這傻大個兒?


  單手環上Ngern的脖子,August用力一攬,然後快速的在那張帥氣的臉上親了一下,「我說,好啊。」



  這麼高調的告白很快就被放上學校的論壇上,校草先生本就人氣滿滿,人長得好不說,個性那也是人人皆知的親切幽默,而蘑菇先生那更是被傳得沸沸揚揚了,舞會上的照片在更早之前就被放上討論版上,粉絲群也是快速地累積了,加上他個性溫潤,告白的影片曝光後更是人氣水漲船高了。長相帥氣、個性溫和又懂得浪漫的男人上那兒找?


  從此校草親衛隊轉成了CP守護隊,天天搖旗喊口號,誓死壯大群體。


  


  鳶鳶:(傳來一個視頻)


  餅乾:阿阿阿阿阿!NA同框啊!我鳶阿!


  肉粽:阿阿阿阿阿!NA同框啊!我鳶阿!


  Lily:阿阿阿阿阿!NA同框啊!我鳶阿!


  鳶鳶:不就是同框嗎?你們沒見過啊?(挖鼻.jpg)


  餅乾:(你是不是覺得你萌萌的.jpg)說的好像你一點都不激動似的,看那畫面晃的!


  肉粽:讓我一個人靜靜(青蛙雷射眼.jpg)


  Lily:妳靜什麼靜!身為告白前最後一個跟大人說話的人!身為跟大人是同班同學的人!(你看見了這個酒瓶嗎.jpg)(啪.jpg)


  餅乾:肥粽妳就說吧,到底當時大人跟妳說了什麼!


  肉粽:什麼肥粽!(你是不是覺得你萌萌的.jpg)他就說了讓我先避避,他男朋友要來了……


  鳶鳶:……


  Lily:……


  餅乾:……


  肉粽:……


  Lily:阿阿阿!NA大旗搖起來啊!表貝們!


---我是驚喜的分隔線---


我跟你們港阿


番外有兩篇來著


喔呵呵呵呵

粽子生賀-《咫尺》之二

被貓叼著的魚餅乾:

寫到中間段時突然腦筋卡死了


怎麼也想不出該怎麼銜接早就設想好的結局和番外


所以卡了兩天


簡直跟便祕沒兩樣( º﹃º )




連結:粽子生賀-《咫尺》之一




---便祕般的分隔線---




  「Ngern,你就老實招了吧!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嘿嘿嘿,他現在可是唯一知道這祕密的人,怎麼可能不捉弄他呢?


  White痞里痞氣的模樣像極了調戲女孩的流氓,可Ngern哪有心情去在意這些?他的祕密居然被發現了啊!「我、我沒有!」就算是竹馬,他也不想透露,畢竟癩蝦蟆想吃天鵝肉是件可笑的事。


  把他的慌張看在眼裡,White狡黠的說:「哎呀!你就別說謊了!我已經看出來你喜歡誰了好不好!雖然要成功實在太困難,可也不是完全沒辦法……」畢竟眼前這個人怎麼看都比不過校草啊!所以親衛隊女孩要看上Ngern這件事簡直太有難度了!完全挑戰不可能任務!可他是誰?他可是White啊!怎麼可能會有他辦不到的事?


  雖然驚訝於White居然連對方是誰都看出來了,可Ngern對他說的「辦法」更感興趣!畢竟打高中起就是個遼妹高手,這次就算把對象換成男的,應該也沒問題吧?


  「你、你有辦法?」


  拉著Ngern的手臂在自己面前轉了一圈,White從頭到腳仔仔細細的看了個清楚後心裡便有個底了,「你得好好改造才行,看你這副俗人的樣子,別說是那個人了,就算是阿貓阿狗都懶得裡你。」


  「改造?!」


  「對!相信本少爺!」White驕傲的拍拍胸膛,十足的自信。


  想想他是誰?他可是這一帶的社交扛霸子!認識的人就算繞著A大排兩圈都還嫌不夠排!從裡頭挑幾個品味好又有技術的哪是什麼難事。


  White的信心也打動了Ngern,或許他真能離August更近一些呢?「好,聽你的。」第一次在這段單戀中看見一絲希望,Ngern一口答應了安排,眼裡盡是期待的光芒。


  


  「好了!大功告成!」Pineare雙手叉腰,滿意的看著眼前煥然一新的人,感嘆自己的手藝簡直登峰造極!


  想昨天White把這個書呆子領進門時,她還想他身邊怎麼會有這一號人物呢!可這書呆子在自己又是剪了頭髮又是換上隱形眼鏡後突然就變成另一個人了!只能說以前真是暴殄天物啊!明明有那麼好的外表,怎麼就搞成那樣呢?


  「啊!終於啊!累死我了!」White整個人癱軟在髮廊沙發椅上累得直喘氣,要不是今天暫停營業,他這副累得跟狗似的樣子要是被傳出去,肯定被那群損友笑死!


  可這有什麼辦法?為了讓這臭小子能帥帥的參加下周一的校慶舞會,他可是把自己衣櫥裡適合的西裝都搬過來了啊!這搬來了還不打緊,重點是他得幫這傻小子穿上啊!要不交給一個只知道T恤和牛仔褲的傻子,他怎麼可能知道什麼叫穿搭、什麼叫打領帶吶!


  看著鏡中的自己,Ngern感覺不可思議,簡直就像灰姑娘的魔法一樣!原本呆愣的蘑菇投變成了帥氣有型的短髮,像極了電視裡那些年輕好看的男藝人髮型。雜亂的眉毛被仔細修整過了,厚重的眼鏡也被摘掉,換成自己沒嘗試過的隱形眼鏡,濃眉大眼的模樣看起來英氣十足。


  最後再看看自己身上這套黑色西裝和黑皮鞋,Ngern滿意極了。都說男人一定要有一套西裝,這句話說得還真是一點都沒錯!這套意外合身的西裝穿在他身上瞬間給他提升了好幾個檔次,就連站姿也不自覺地變挺了!


  Ngern真心覺得這個結果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像,別說更靠近August了,並肩而行也是有可能的!


  「謝謝你們。」要不是有這兩個人,他還真沒有今天呢!


  


  校慶舞會是在禮拜一的晚上,為了讓每個學生都能盛裝出席這重要的活動,校方貼心地取消了白天的課程。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改造後的第一次現身就是在舞會現場,Ngern緊張極了,就怕自己會出什麼差錯而搞砸一切。


  打開活動中心的大門,Ngern感覺自己進到了另一個世界。漂亮的燈光閃爍著,入耳的是輕快的音樂和玻璃杯互相敲擊的聲音,平時穿著白色制服的同學們各個穿了好看的禮服和西裝,整個畫面嚴然就像電影裡的鏡頭。


  可Ngern並沒有把注意力放在這上面太久,那些人投射過來的眼神讓他全身不自在,即便在心裏一次次的反覆Pineare給自己的提醒,冷靜、自信、勇氣,可仍然有一種想落荒而逃的欲望。他從來沒有集那麼多眼光在自己身上過。


  「我的老天!他是誰啊?」


  「啊!好帥啊!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


  「應該不是吧!如果是早就傳開啦!」


  「真的好好看!完全是我的菜耶!」


  Ngern走過的地方都引起了大量的注目以及驚嘆,而這些話也傳入他的耳裡,逐漸地增加了他的自信心。


  他很快在會場的中間發現那被一群女孩簇擁的August,無論他有沒有心去搜尋,August的身影總會自動竄入他的視線範圍內,況且目標今天穿了一身顯眼又帥氣的白色西裝,很有王子風範。


  挺胸、腰打直、充滿自信的步伐,按照White昨晚給自己的特訓,他堅定著眼神朝著自己唯一的方向走去。


  眼看著差幾步就能和正好與他對眼的August攀談上,主持人刻意拔高的嗓門中斷了這一切。指揮場控下了開場舞的音樂,所有人放下手中的杯子自發的排成了兩個大圓,小圓在內大圓在外,兩兩互對跟隨著音樂的節奏前後踏步和搖擺身體,一個八拍後外圈則向右移步更換舞伴。


  勾搭的計畫被打亂說不覺得可惜是騙人的,可他卻也悄悄的鬆了一口氣,因為他還沒想好該怎麼和對方開口說話才好。


  幾個八拍過去了,身為內圈的人他完全不用移動,目視著前方和自己搭舞的同學一個換過一個,他感覺有些無趣,只能低頭看著自己的黑色皮鞋前後移動著,至少這樣不用面對那一雙雙像看動物一樣的好奇眼神或者一些他討厭的目光。為什麼討厭?因為他們就是用這個目光看著August的。


  突然一雙白色皮鞋進到自己的視線當中,它與黑色一前一後默契的交叉著舞步,像是練習了無數次一般,即便自己掉了拍子它也能完美的配合。


  Ngern驚訝地抬頭看向它的主人,他完全沒想到自己只是站在原地,那個比天還遠的人就這麼悄悄靠近自己了。


  他忘了怎麼開口說話,也忘了舞步是怎麼跳的,忘了全世界就是沒忘好好地看著眼前的人。他嘴巴微開,一副呆愣愣的樣子,他知道要是被White看到了肯定要被罵,可他哪有什麼辦法?喜歡的人這麼溫溫和和的笑著看他,他感覺心臟都快要停止了。


  「嗨?」


  音樂還在放,舞也還在跳,可在這最後的一個八拍結束前,一個愣的和一個笑的都沒有再多跳一步,就這麼四目相交直至音樂結束。

粽子生賀-《咫尺》之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谢谢我饼!!!❤❤❤❤❤❤❤❤辛苦了!而且咫尺这个名字!!戳心!!

被貓叼著的魚餅乾:

總感覺自己已經回不到單篇完結的狀態了呢


今年的第一篇生賀!


慶祝我粽在這考試中度過了生日啊!(?)


雖然昨晚正主發了一大包黃金狗糧


可答應的欽點賀文還是顫抖著手在此奉上!


希望能符合你心目中的那個故事!(*´艸`*)


故事續篇會盡快接上


估計還會有番外


敬請期待!


最後祝我粽生日快樂!(比心)*ଘ(੭*ˊᵕˋ)੭*


我沒忘了我根的生賀 請大家放心


感覺最近自己突然勤奮高產




---灑花慶賀的分隔線---




還要多遠 我才能與你近在咫尺 請告訴我


還要多遠 你才能愛我


有何方法才能讓你關注我 請告訴我


請告訴我知道 最終依舊有意義


 


  August隨興地坐在高腳椅上,拿著麥克風在台上唱著Getsunova的當紅歌曲-《多遠才算近在咫尺》,閉著眼、帶著苦楚的表情全身心的投入在歌曲當中,連帶著也感染了台下的觀眾。


  校際歌唱大賽自然是每個學生都參與的,尤其是校草報了名的比賽,可看性更是大大的增加了。


  台下的親衛隊個個高舉著應援掛幅,硬是把比賽當成了演唱會來看待,可說是演唱會其實也不為過,身為A大的學生哪會不知道自家校草有一副天生的好歌喉?去年比賽的視頻可是一星期內就有了破萬的點閱率,至今也仍然高掛在排行榜上!


  站在親衛隊的後面,一個皮膚比古銅色稍深的男生正無聲的張著嘴和台上的人一起唱著那令人心碎的歌詞,臉上盡是痛苦的神色,好險他戴著一副圓形的大鏡框遮去了他半張臉,旁人不容易看清楚他的表情和心思。


  最後的結果公布讓每個人都很緊張,可毫無差錯的,冠軍仍然和去年一樣。他領獎時歡呼聲幾乎快要衝破了活動中心的天花板,尤其在他對著台下的粉絲們笑的時候。陽光帥氣又親和力十足的笑容沒有人能抵擋得住。


  「Ngern,你剛才跑哪裡去了?不是說好了一起看比賽嗎?」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找到自己的好友,White拍了一下Ngern的肩膀,一臉疑惑。


  原來那個戴著大眼鏡的男生叫Ngern。


  Ngern很快收拾了情緒,呆愣愣地推了推鼻樑上的厚重鏡框,說著準備已久的謊言:「就是被親衛隊擠進去了。」


  對不起,請原諒他說謊了。不擅長說謊的人在心裡和自己的好友道了歉。


  不過這個理由很充分,誰都知道那個由數量相當可觀的女性組織的親衛隊有多可怕。安慰形式的拍拍好友的肩膀,表示同情。


  歌唱比賽結束之後每個人都恢復了原本的大學生活,該考的試仍然要考,想翹的課也一堂不漏,而Ngern也和往常沒有什麼不同,一樣一有空閒就往圖書館跑,搞的White一直以為他勤奮向學。


  其實並不是,他只是去借August曾經借過的書,然後在借書人欄位上簽上自己的名字,因為看著兩人的名字併排在一起他就相當滿足了。


  是的,沒錯。他喜歡August。


  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的他已經不清楚了,至少他察覺時自己已經盯著那個總是被人群包圍住的背影很久了。


  喜歡一個人很好,就算對方是男人,在這個還算開放的國家也算不了的大事,可喜歡一個和自己天差地遠的人那就慘了。


  自己一個粗人怎麼能配得上那個處處受歡迎的人?光是隨便一個親衛隊的女孩兒都要比上自己強上好幾百倍,就算不提配不配的問題,能不能被對方注意到也是個未知數。


  隔著圖書館的窗,Ngern對著樓下被一群女生包圍的August嘆氣。什麼時候他的愛才能走到盡頭呢?


  停下筆,隨意翻開的書本上有一張紙,上頭是他無意間畫上的,那個人的背影。


  那張紙本來是下堂課要用來抄寫筆記的,看來又要跟White借了,他肯定又要生氣,這都第幾次了。


  


  White發現了一件大事,讓他又驚又喜的事!那就是-那個從小就單身到現在,號稱母胎單身二十年的竹馬!那個頂著蘑菇頭、臉上掛著兩個大甜甜圈的竹馬!居然有喜歡的人了阿喂!


  他為什麼會發現呢?這都要歸功於自己這雙火眼金睛和敏銳無比的第六感。雖然他是個哪裡有好玩的就往那兒去的人,可自己這竹馬都多久沒和自己玩了!他知道他這竹馬天生喜靜,不跟著他四處跑是正常的,可這一下課就搞失蹤絕對有大大的問題!


  偷偷的尾隨著Ngern,到底這個人最近都在忙什麼他非得弄清楚不可!


  躡手躡腳地跟著,時時刻刻注意Ngern的動向,一有不對勁就往一旁的樹或柱子後面躲,甚至一把抓了路人擋在自己的面前充當臨時的人肉盾牌!一路走來White感覺這樣也挺有趣的,簡直像在拍警匪片。


  跟到了涼亭,看Ngern沒打算再繼續往前走,White也趕緊找了個矮樹叢躲了起來。只看著Ngern抱著下一堂課的英文書直挺挺地坐在那看著某處。好奇地順著他的視線看了過去,只見校草正被一群狼女包圍著,臉上滿是陽光的笑容。


  說來他也是佩服這個校草的,雖然受女生青睞是挺不錯的,可這一兩年來天天被一群狼女包圍那可就不是說笑的了,而面對這些人,居然也沒聽誰說過他曾惡臉相向誰,簡直是完美的好好先生。


  和這樣的人同一個學校,別說單身兩年了,單身四年他都是服的。


  第一次跟蹤就在上課鐘聲響起後宣告失敗。


  第二次的跟蹤就在英文課結束後開始了,你瞧!Ngern又一溜煙的跑走了!要不是自己跟他同桌,他還真沒發現這小子居然跑的那麼快呢!


  一路上給迎面而來想和自己打招呼的人打了手勢,他可不希望他這個警察被目標匪徒給發現了,他還打算來個人贓俱獲呢!


  這次跟蹤到了體育學院的二樓走廊,正當他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Ngern要跑到體院來時,眼前突如其來的暴動差點沒嚇死他!


  校草剛從班級裡走出來,本來還只有幾隻貓的走廊一下子被一群狼女佔領,看這陣仗簡直是綁架自由呢!活了這二十多年,他這總算明白了原來長的好也是種罪阿。


  收回心神,他趕緊又將注意力放回Ngern身上,深怕把他給看丟了!


  還以為他和自己一樣也為眼前的狀況震驚時,校草旁邊一個綁了馬尾的可愛女生竟突然拌了腳,狠狠的往前撲倒在地!號稱陽光暖男的校草先生自然是上前一把將她扶起,順便又引發了一陣羨慕又帶著忌妒的尖叫聲。


  這一切看起來很正常的畫面貌似沒有什麼,可火眼金睛如他,居然在Ngern的表情中發現了一閃而過的驚慌和醋意!當然,那稍稍往前一頓的肢體語言也沒有逃過他那雙眼睛,那分明是想往前卻又不敢冒然前進的的表現!


  難不成每次下課都遇到校草並不是巧合,而是Ngern有意為之?!因為有校草在就代表了親衛隊也一定在!而且Ngern還時時刻刻的注意著……難道!


  這前前後後一統整之後,他終於明白了事實的真相!他那母胎單身了二十年的竹馬居然喜歡上了校草的親衛隊女孩!